探索自我 自我成長 英國生活

生活在倫敦|決定前進

2020 年 12 月 5 日

在倫敦生活

感恩節的前一天中午,和室友在廚房聊著天、討論要如何慶祝感恩節,另一位上個月剛搬進來的義大利人Luigi匆匆地、臉帶不悅地衝了進來。

「你去哪裡了?」和我正聊著天、來自紐約的室友問了問他。

「住在我們隔壁幾間房子的一個女生看到我在外面抽菸,於是把我叫了過去。她也是從義大利來的。」Luigi臉帶點不悅地急忙解釋。

「噢!我知道那個女孩。」突然腦袋裡串連起什麼的我回應著。

「但她一直在跟我抱怨她有多不喜歡她的工作、她的生活。她看到我的褲子上面寫著軍人的字,開始跟我說她有多不喜歡義大利的軍人⋯⋯。」

「接著,我試著打住她說,嘿,女孩,妳不喜歡是妳的想法,至少我是喜歡的。」

「最後,她還跟我說,改天一起去喝杯啤酒。」很明顯地,Luigi拒絕了對方的邀請。

用快速逃離現場的姿態來形容Luigi當時的動作一點也不為過,想起當時的樣子不禁露出滑稽的笑容。

那時候,我才明白,原來Luigi是個不喜歡聽別人抱怨生活的人。

Luigi在倫敦生活了快四年的時間,在搬來我住的地方之前,他和交往了七年半的女友住在一起。

後來那女孩搬回了巴黎,而他選擇繼續留在倫敦。

「我不想只是跟隨著那女孩的腳步。她說,如果我們要繼續在一起的話,那我就要跟她回巴黎。」Luigi說。

「她只有給我這一個選擇,但我不想只是跟著她的腳步去了巴黎,所以我決定先留在倫敦。」

面對感情的去留,不論發生在誰身上、哪個國度,都是人生很難的一個課題吧。

在Luigi搬進來的時候,我隱約可以感受到他的悶悶不樂、對目前的不滿,偶爾還有點憤怒。在剛搬進來的第二天,他甚至沒有問過室友們,就不小心丟了我放在冰箱裡的昂貴果醬,而讓我對他有些反感。但因為很常在廚房遇到他,所以我還是鼓起勇氣和他開啟話題,化解同在一個空間下的尷尬感。

直到經過好幾個不同的夜晚的對話,拆解、重組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之後,我才開始慢慢理解,眼前這位大叔為什麼經常揪著冷酷表情,不太理會其他人、只是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在門外抽著菸或是喝著啤酒。

在他搬進來後的好幾個晚上,我們都會在廚房遇到,他請我喝了幾瓶啤酒、聊了幾次天,我發現他在喝完酒之後的狀態比較容易親近和放鬆。我也在學著如何和歐洲人相處,抓住時機多和他交流,他很喜歡亞洲,去過中國幾個城市,我們經常分享對亞洲文化的想法。

那天下午,我和Luigi已經約好了要去外頭拍拍照。我看著灑進房裡的金黃色光芒迫不及待地敲響了心裡的鐘聲。「就是現在!」我立刻跑下樓,滿心期待卻又怕驚擾到對方,輕敲了一聲Luigi的房門。

「Luigi,你準備好了嗎?」我試著控制我的音量,以免我的雀躍驚嚇到對方。

一打開房門,熱情四射的暖陽從他的身後撲向我而來。

「太陽來了!」我大聲地說。因太過熱情的陽光傾注在我臉上,而使我看不見Luigi的樣子,只聽見他咯咯地笑了幾聲。

我們快步地走到對面的運動場,這時候陽光斜照過來的角度又和前幾分鐘在家裡的樣子完全不一樣了。在倫敦,每次都想拼命地跟上夕照的腳步、想抓住片刻的它,卻怎麼樣也捉不住它變化萬千的模樣。

我們一邊過馬路,走進擁有一大片草坪的運動場,那裡有著許多來自中東地區的居民正在做日常的快走或是踢足球。

Luigi一邊抽著菸,說:「我要戒菸了,從明年開始。」

「你要戒菸?怎麼可能,你幾乎每天都在抽菸。」我質疑地說。

「因為抽菸不好,我想要健康一點地生活,所以我要開始戒菸。」Luigi義無反顧地看著前方,瀟灑地吞吐著那白色的氤氳。

我們相視而笑,我笑是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麼Luigi到這一刻,才明白菸對身體不好。

那天,驟逝的陽光短暫地映照在我們的身上,倏忽我才懂了,在Luigi說出那話時,他已經決定要讓他的人生更前進了。

「我覺得你戒不掉的,但是我會等著看的。」故意說著反話的我,心裡是真正為他感到開心。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