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自我 英國生活

總以為時光飛逝,卻又感覺每天都好漫長

2022 年 5 月 24 日

今天2022五月22日,在寫日記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走也走不動了,負荷的東西太多,導致自己現在走不動了,於是要來清一清東西:回憶。

從五月的月誌往回翻到今年的一月,才赫然發現自己這幾個月都跟差不多的人一起出門,然而也才短短在這幾個月的時間,我才跟這些人正式地第一次一起聚餐、認識,發現到這點時我還蠻驚訝的。

在倫敦,什麼都很快速,卻又感覺什麼都很慢。可以很快就認識一個新朋友,卻又很難真正認識到所謂的朋友;從西倫敦坐車到東倫敦至少要一個小時的車程,準備上車的時候很漫長,但下車之後卻又促促地奔向目的地。沒有事情做的時候可以感到一天的經過,但如果是上班日,下了班沒有安排什麼事情的話又會感到有一點失落。難道人生都得這麼忙、又花時間、還必須要提前安排很多計畫嗎?我不知道,覺得有點累。

就不同面向分享這幾月的變化與想法:

工作上—

今年初在重新找工作這件事上花了不少的力氣,投履歷、敲定時間到不同地方試工,前前後後應該花了至少兩個月時間。說真的非常疲憊,身體也很疲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才突然明白,原來人真的需要休息呀。和歐洲人一起工作之後,你才發現到說:天啊,我們亞洲人真的好愛工作喔。沒有一刻是閒下來的,就算是休假,也有很多人會打零工,為的是補貼一點家用,或者有些人是為了一個機會,在自己放假有時間之餘嘗試一些別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人,我真的感到很佩服。因為我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同時做兩件事,其實我是真的非常想,但也只能接納自己沒有辦法做到(淚灑)。

進一步對工作的感想是,我發現真正要融入到英國的工作環境真的有點難度。其實不是說不行,但是真的要非常努力,也許努力的部分是該在社交方面下點工夫。因為平常工作的時候,真的是認真工作,很難有時間閒聊什麼的,下了班大家也有自己的活動,不過通常這種時候可以約同事去喝一杯,喝一杯並不是真的在品嚐酒,大多時候酒只是一個媒介,是讓大家放鬆、開心點的催化劑!也是另一個認識同事的藉口。(哈哈哈)

這麼走了一遭之後,我發現我沒有找到適合的工作與喜歡的環境,我覺得自己可以再嘗試難度高一點的、能夠負多一點的責任。一連串的重新適應與離開,讓我發現到,原來工作除了賺錢之外,也是一個人類能挑戰更純熟的技能與學習負責任的場所。同時,也會因所處的環境而使人際圈有所變化。

人際上—

至少結識了六位以上不同的朋友,並意外地發現這幾個月和某些朋友有密切的交流。人際交流在倫敦一直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這裡的不容易是指「深入交流」。因為在倫敦的人之多,你有很多機會可以跟人講話,也因此你可以很快地知道自己與對方是不是談的來,也因為這樣你可以認識到非常多人,但他們是不是你的朋友,你可能心裡有個答案。

交朋友真的好難,找到能夠聊得來的朋友更是難,於是找到了一個的話,就要非常感恩與珍惜他們願意與自己談話。可是當發現聊得來之後,那兩端的距離拿捏,到底該怎麼掌握呢?一下子對方說話太直了,你感到受傷害;若即若離的距離感,使雙方始終交心不了,你永遠搞不懂對方在想什麼。如果這樣,那不如就不要想了吧。一下子那些多餘不必要的猜疑全部丟掉,一切都顯得輕鬆而透明。另外,這幾個月裡,我竟然發現自己最討厭的動物是—人。聽起來像電視劇或書本上一句老套的台詞般的話,竟然從我口中說出來了,但這次它不是一句台詞。

旅行—

二月去了東岸的海港:多佛(Dover);三月底去了一趟巴黎;四月底在布里斯托(Bristol)和巴斯;五月去了英國小鎮—萊伊(Rye)與荷蘭。

聽起來很多,但其實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巴黎與荷蘭,還有布里斯托與巴斯的二日行。

經過巴黎與荷蘭的洗滌之後,我發現原來自己沒有那麼喜歡城市生活,反倒被清幽的小鎮生活給深深吸引。也學習到原來自己喜歡的旅行地點是有大自然與水的地方,非常喜歡荷蘭的綠地、運河以及他們的服裝美學,自然、無違和地體現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並且,有許多時候他們都坐在餐廳外面的椅子上曬著日光浴、點一杯酒靜靜地坐在那邊,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感受時間的經過,這才是我所享受的人生樂趣呀—慢慢生活。

然而,巴黎給我的感覺,對女性並不是太友善。指的是,巴黎對於女性應該要有的樣子有太多限制了:苗條纖細的身材、高跟鞋、扭腰擺臀的形象,像是瘋馬秀。不否認是一個特別的經驗,但以身為女性的我不特別推崇這樣的活動,有點太物化女性了。除此之外,甜點仍是巴黎相當出色的一個特點。那些甜點看似甜膩,實則不然,相當驚艷。

其他—

另外一個額外的驚喜是,從去年就報名的短期攝影課程終於在四月份的時候開始了。對於我而言報名這個課程有點像是再次確認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可以做到這件事情,不過整個課程似乎沒有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為沒有想到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其實在去年意外獲得的工作已經都經歷過了,但對於霧裡看花的人來說,時尚也許就是一個很遙不可及的東西吧(哈哈哈哈)。所以看破了一切的時候,就感覺並不是很想要了,因為我也不喜歡玩弄技法來吸引人們的目光,太無聊了。

關於拍照一路上的跌跌撞撞、自言自語,可能這一整個篇幅給我寫都還嫌不夠。但是誰會想看呢?不知道,至少自己仍然是自己終生的觀眾。(哈哈哈哈)

其實我覺得人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動物,我常常也覺得自己真的很奇怪、很難搞,也沒有什麼朋友。但有時候又突然覺得自己的朋友很多。(你看,這種矛盾的想法就看出來我真的很奇怪)

記得有一天,我和同事在搭巴士回倫敦的路上,忘了當時講到什麼話題,但我們應該是天方夜譚地什麼都聊,我就像個小孩般不斷地問我的同事許多我不懂的問題,因為有問必答。

他邊閉著眼邊回答,被我的問題攻勢、最後有點無奈地說:「你怎麼會問這些有點蠢的問題呀?」

「可是我真的不懂啊,我不知道為什麼別人都聽不懂我想講的話、我想問的問題。從小到大都這樣。」我說。

他停頓了一下,「好吧,我可以理解你。一路上真的是辛苦你了。」

聽到這裡的時候,突然一股暖流充滿心上。

「也辛苦了那些聽你問這些問題的人們。」他說。

我停頓了一下,一時間反應不太過來。

「⋯⋯」

「原來是這樣子的啊。」

「其實我是真的不知道呢,辛苦你們了。」在心裡對著自己說。

長長的一天,有時跑得快、有時慢。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