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生活觀察 生活隨筆

當我在城市的另一邊 : 烏魯木齊

2019 年 10 月 27 日

每每走在中山捷運站通往台北車站的地下街,總是會看見路過的人深情地望著,一幕幕掛在牆上、遠從西藏拍攝回來的照片。我卻只想快步走過,因為再多停一秒,眼角就要流下不捨的淚水。

一路從寧夏搭了快兩天的火車抵達烏魯木齊,在抵達前原本聯絡好了當地的沙發主,其中一位是長駐在新疆的攝影大哥、放浪不羈的背包客在伊犁,還有另一位在喀什教書的老師。沙發衝浪和其他旅行方式比較沒辦法掌握的,就是要配合沙發主的時間,一旦他們臨時取消說不能來了,那可就要立即找下一個東家了。於是我和旅伴臨時決定到烏魯木齊的麥田青年旅舍先借住一晚,再盤算之後的路線要如何安排。

轉了兩次公車、繞了一小段路,終於找到今晚下榻的麥田青旅。剛聽到麥田時,馬上想到的是美國西部廣袤的玉米田,徜徉在黃黃綠綠的田野中,還有藍天上面一朵朵的白雲,以一個豪邁的站姿佇立在採收機上。麥田沒有大門,踏上一階一階的樓梯,經過一家餐廳,以為已經到了,沒想到還要再走上一段樓梯。樓梯靠牆的那面放著一幀幀旅舍老闆和朋友的合照,那是他們年輕時到各地旅行的照片,還有來自各地的背包客留給麥田的話。還沒看到旅舍的櫃檯,卻已經被老闆年輕時遠走高飛的人生態度,以及獨自來到麥田尋找旅行意義的人,給亂感動了一番。

轉個彎,看到櫃檯前的沙發,我立馬卸下這重到不行的背包,躺坐在一塊用民俗圖騰的布鋪成的沙發上。看著前方沒有多整理的吧檯,後方坐著幾個零星的旅人,閱讀著一本書、享用著午後的小點、坐在notebook前⋯⋯。時光彷彿在這瞬間凝結似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非常慢速的氣流,卻立刻把我原先對麥田的印象沖刷乾淨。「原來這就是麥田青旅啊。」

時光簌簌,沒想到已經晚上七點了,但是外面的天色卻一點也不暗,依然光亮的映照著烏魯木齊。在新疆,漢族用的是北京時間,少數民族用的是新疆時間,新疆和北京時差大約有二、三小時。直到晚上十點多,天色才真正轉黑,那感覺真的很妙,好像經歷了好長一段白天,已經到了要睡覺的時間,天色卻才剛宣布要打烊。

「一天見四季」也是來到這裡體會很深的見證,才享受在剛起床時的微涼,過了中午炎夏當頭,走在外頭十分鐘有可能就曬傷,到了夜晚像是冬天一樣的寒冷,尤其還吹著大風。旅行在外很懶得帶太多東西在身上,但是一件外套可真不能少,不然就會像我一樣赤裸的體驗一天見四季,剛開始覺得吹著風沒什麼而且很新鮮,過了兩三天可就沒那麼好玩了,頭疼可是會纏上你。

從烏魯木齊到其他大一點的城市,打車都需要約一天的時間,而且費用都不少,如果沒有多一點人分車錢的話,對背包客可是一點都不划算。正愁著身上沒有太多旅費,旅舍老闆說,剛好過兩天他的朋友要去北疆的景點勘景,問我跟同行的旅伴要不要一起跟。真是天大的好機會啊!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用在旅行可真是非常地貼切。

和旅舍老闆道過別,就這麼坐上車子,準備出發。

開車的司機是位回族的大哥,年約三十多歲,身材有些壯碩。剛上他的車時,胡大哥很好奇的問起臺灣的事,氣氛中瀰漫著奇妙的兩岸風情,此刻不像是在中國,彷彿我已經跨越了國界來到另一片土地。

「你們都聽什麼歌啊?」我和同行的伙伴歌路其實沒有一定,什麼奇奇怪怪的歌我也都聽,回答的支支吾吾的,這時候就恨自己怎麼不堅持找到最愛呢?當別人問起時就輕鬆多了如果真要說上特別喜歡的歌手,唯一的盧廣仲也引不起大哥的共鳴,在臺灣時可以引起共鳴的其實也很少⋯⋯。「難道你們都不聽許巍嗎?汪峰?」頓時才明白原來大哥的歌路是這個的呀⋯⋯,可惜我來中國之前,還真沒有聽過那些被稱為搖滾之神的汪峰與許巍。

一路上,大哥看到什麼風景都能滔滔不絕的跟我們說好幾個故事,還能隨時把心情轉換成歌聲用一首經典唱出來,真的很厲害!

一起同行的還有不太說話的維吾爾族的冷酷頭頭、笑起來有燦爛光芒的小寧,與總有開朗笑聲的新疆大姐⋯⋯。

車子上路了,我怎麼也沒想到會和這群人開始了北疆之旅。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