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

邊疆民族與都會男女之喃喃

2019 年 10 月 27 日

自從開始工作之後,有時候走在路上或是聽到一首歌,都會讓我想起那些曾經走過生命中的那些人與那些事。慢慢地,累積了許多他人的人生經驗,在聽到或看到相似的討論時,覺得好像人生在這世上,總是與這幾個詞相互牽連著。今天一早又拿起彭明輝的書《生命是長期而持續的累積》,每當在人生的選擇上有點迷惘時,我都會在自己的書櫃上挑一本書,盡情在早晨重新充滿能量,繼續挑戰接下來抉擇的困境。

那天在敦南誠品的美食地下街吃飯,聽到一對男女討論著關於伴侶在人生的定義,我偷瞄了他們幾眼,看來有三十歲左右的年紀,我不小心在心裡偷笑了一下,每次總在吃飯的時候聽到許多陌生人對於另一半的選擇與終生伴侶的定義。或許是因為三十歲了,在事業上多少有些成績,也想在感情方面有個歸屬,在未來共組家庭。有人希望跟另一半一定要有共同的話題、一定要有相同興趣;不一定要在同個領域工作,但是可以互相陪伴⋯⋯,林林總總卻有許多選擇上的「必要」。

就一個話外人來看,大家對於選擇伴侶上有許多要求,只要一個要求不合格,那就OUT!但自己又何嘗不是被他人挑剔著呢?尤其在都會城市中,年紀越大也越對要求的條件上嚴格,人生走到這個階段,看多了大風大浪,不喜歡的事情也會逐漸被淘汰掉,無謂是個去蕪存菁的過程。也許這是難免的事情,因為人生走到後面越不想要浪費時間,似乎大家都在比快速,看誰能夠快點成就未來、好好享福。也因為必須承擔更多的責任,更是不想做錯決定。

胡大哥,80後的新疆男人,很喜歡唱歌,也喜歡用廣東腔模仿台灣語調,卻怎麼學也學不來台灣腔。經常嫌自己胖、說要減肥。當他問我:「在台灣像我一樣180斤的人,多嗎?」我著實嚇了一跳,因為我一點也不覺得他胖,反而在胖與壯碩中間取得一個微妙的平衡。

胡大哥的歌聲很親切,就像草原般地溫暖,在翻越一座又一座山嶺、一望無際的公路上,陪伴我們、隨時給我們一點面對失望的慰藉。好像所有失落或是迷惘,在聽到胡大哥的歌聲後,全部消失殆盡,隨之充滿著重生的能量,盡情在享受當下。

「你們都聽什麼歌啊?」我和同行的夥伴說不出個所以然,什麼奇奇怪怪的歌我們都聽,回答的支支吾吾的,這時候就恨自己怎麼不堅持找到最愛。「難道你們都不聽許巍嗎?汪峰?」頓時才明白原來大哥的歌路是這種的啊!來中國之前,還真沒有聽過那些被稱為搖滾之神的汪峰與許巍。

通常喜歡搖滾歌手的人都會具備幾條專屬自己的原則,我想胡大哥也不例外。心中渴望自由、灑脫的靈魂終會有爆發的那一天,卻被現實困住,始終逃脫不了。只能在找北的路上放肆地唱著歌,表達想要飛翔的意念。每一首歌他都唱得出歌詞,也不是隨著興致亂唱的歌,幾乎每句歌詞都合乎當時的意境,聽在耳裡,心中好是佩服。

那天在往那拉提草原的路上,為了躲大風,提早在附近的賓館入住,大家就聚集在房間裡聊天、稍作歇息。

算來胡大哥也30好幾了,疑惑這個年紀怎麼還沒定下來呢?坐我隔壁的大姐隨口問了問。

「交往了六、七年也是會分手的啊⋯⋯。」看著胡大哥在落寞的神情背後,似乎想用毫不在意的態度告訴我們,他已經從那段悲傷中走了過來。

「我也曾經走不出來、想不通很久;當我真的想通了之後,才發現都太晚了。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當你真正發現了之後,人生也已經過了一半⋯⋯。」這些話背後很酸、很沉,可是胡大哥一點也不哀傷地說著這些話,也許是已經接受了命運的安排,怨天尤人不如好好過剩下的人生。

「林真你們呢?台灣女生在選擇另一半的條件上會很現實嗎?」現實兩字對目前正在台北生活的我很有感觸,每天來來去去、外貌看起來精緻的女生,難道內心空洞到只能用金錢購買看起來是幸福的幸福?也許以財富的實力取決下半生的幸福,真的是真愛吧!從胡大哥問的這席話,感覺到對現實的那麼點無奈,卻無可奈何。既然對方選擇離開,那也尊重對方的選擇,人生仍要繼續好好生活好好充實人生。

邊疆的民族與都會男女一樣,大家都想在人生的路上多一點體驗、完成年輕時候應該完成的志業,也難免會在伴侶的課題上撞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循環呢?我也不知道,但也很好奇。很有趣的是,不論身處在燈紅酒綠的大城市,或是杳無人煙的邊疆草原,遇到的人生難題都一樣,在面對人生選擇上,大家的先後順序其實差不多。

而每個人也想從不同城市的經驗中,參考大家的做法,最終的討論還是回到人性最渴望的「真心」。

也許胡大哥再過幾年就會變身成我隔壁的那對男女,討論著一樣的話題。

一路上,大哥看到什麼風景都能滔滔不絕的跟我們說好幾個故事,還能隨時把心情轉換成歌聲用一首經典唱出來,看似陽光樂觀、沒有煩惱的胡大哥,在那拉提起大風的下午,不小心展露了深情、溫柔的那一面。

地球依舊是圓的吧,人們一直渴望的真心也以不同的形式存放在某個角落,但是人生的想法卻是不斷地被社會改變著。

應該仍會在各個角落持續聽到關於男男女女的喃喃語語,但是真心不變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