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日誌 旅行生活觀察 生活隨筆

那一年在南京的冬日

2019 年 10 月 27 日
南京大學,2014

為空白的行事曆填上日期,已趕不上生活的速度了,也許現在需要多一點空白,好讓未署名的空白日期,與生活接軌。

有天下班時,大約是晚上八點,天空微微飄著雨,我穿著防風大衣走在倒數47秒的斑馬線上,與路上行人擦身而過。大家沒有多說話,也沒有成團擁簇的笑聲,今晚對於那些人來說,只是個微微冷、回家必經的斑馬線上的第47秒。

第47秒,我被冷風稍稍打擾了,突然傳來耳邊細語著:「好冷好冷啊!」奇怪的是我一點都不覺得冷,卻使我想起在南京下著雪、白花花的日子,躺在軟綿綿的雪裡、伸手想抓住天空飄著的雪花,走在融雪中差一點就滑倒的滑稽模樣,那是很可愛、很天真的一群人,第一次看見雪的美妙。

每天睜開眼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雪,校園一片雪白,樹上掛滿了最天然的掛飾,每個人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和毛帽,說幾句話就冒出遇冷凝結的水氣,一群一群的人團簇著、享受寒冬中的溫暖,白色帶來的柔美,看起來份外溫馨和感動。以前總是想體驗看看古裝劇上的主角說話冒煙的感覺,不用跑到歐洲或美洲,終於親身嘗試到了!瞬間我似乎回到那天早晨八點,一早起床迫不及待把窗簾打開,聽見拉窗的聲音,接著被自己的尖叫聲驚嚇的模樣。

對於寒冷的忍受度大概也是在南京培養起來的,那是我經歷過最長的冬季。大約是在台灣的冬天出發,到了南京後,一路冷到五月才逐漸回暖。南京的冬季均溫差不多四、五度,剛抵達時已是深夜,一切都尚未準備齊全,一個人睡在室友還未到齊的宿舍裡,躺在沒有床墊的木床上,裹著前人留下的棉被再墊上自己的衣物。最靠近的棉被不是我的,躺著的床不是我的,所在的空間更是我所不熟悉的,就像是個罪犯突然被關到一個房間裡,被四四方方的牆壁肅立起的詭譎與不安。原來搭上機的第一個夜晚,是被強迫冠上無名罪,成為無名罪犯的第一次。整夜裡,充滿我與陌生空間的對話。

穿著跟台灣一樣厚的衣服走在四、五度的街上,有種世事而非的荒涼,實際上毛細孔也緊縮到不行了。對於台灣最低溫不過十度來說,要把這種溫度視為平常的冬天,真的非常難熬。冷歸冷,也提升了對環境的忍受力,卻也感受不出五度與十五度的差別了。

走到斑馬線的另一頭,秒數剩下32秒。15秒鐘裡,我跑回了那將近一年的冬天。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