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自我 職場人生

臣服的力量|順應生命的流動

2020 年 8 月 7 日

關於 臣服的力量

什麼是臣服的力量?前幾個月在工作上,我的老闆給了我很多壓力,壓抑員工的意見、想了千百個想法但總是沒有一個她要的、偶爾會故意在話裡參雜幾句批評⋯⋯,零零總總和情緒勒索、價值感低落有關的行為,讓我在那份工作裡很痛苦,雖然很努力地想要把工作做好,卻一直看不見自己的價值到底是什麼。和公司其他部門也沒有工作的交集,因為那是個公司要新建立的事業部,幾乎沒有其他同事參與我們的工作,於是我總是一個人去上班、一個人下班,那時候的日子真的很孤單。

有一天我們如往常般進行每週的會議,結束那場演了沒多久的戲後,她把我留了下來,只說了:「之後你想怎麼做?」我在辦公室裡忍不住熱淚盈框,持續好一陣子我說不話來。最後我只記得她跟我道了歉,我知道她深深地道了個歉。但我心裡有個聲音說:「我不想原諒她。」我沒有發洩不滿與憤怒,只是靜靜地坐在她面前,那個一貫我們一起開會時、各自坐的位置,我只是讓眼淚簌簌地流著。

事後我告訴一些朋友這個過程,每個人都說她能夠低頭就已經很不容易了,當聽到大家這麼說的時候,我的情緒並沒有得到釋放。對於一個一生掌有權利的在上位者而言,對她此後在職場上的生存影響也許不大,但對我們這些芸芸眾生來說,這是可能造成一輩子的傷害。

隔天我在家裡想起這個事件,那一切仍歷歷在目,是時候要給自己一個釋放和釐清的時機,即便我不知道最後會如何。於是我把它寫了下來,一邊寫的同時,我知道我依然氣憤。我說:「為什麼我要原諒她?為什麼每個人的回應就像是在說,我要原諒她?」

「只要知道自己在這股情緒裡就好,不需要在當下強迫自己要放下、要原諒。」
「就像是臣服在這股情緒裡,我們不需要抗衡或是要求自己要做出回應,就是靜靜地在那個當下接受它的來臨。」

邊寫邊哭泣的同時,我感到稍微舒服了一點,也似乎釐清了些什麼。

現在回想起來,那似乎是兩個角色的對談,一個是內在小孩,一個可能是指導靈(也有人說是天使 )。

在那時候,我還不了解該如何形容那些在心裡經歷的過程,恰好最近朋友推薦了我一本書,書名叫做「臣服的力量」,我立即聯想到這個經驗並串聯了起來。

不想原諒,是因為長期以來忍受的委屈並不能用一句道歉就可以了結。也許我還執著在一個所謂的「對與錯」,所以我不想放下,但我讓我的情緒存在。也許當我這麼做的時候,我也已經接受了這些生命中帶來的體驗,不再執著為何我要遭受這些,原來這叫做「臣服」。

或許很多人聽到臣服會產生反射性的抗拒,會不願意把這種掌控權交付給別人。當自己失去能夠掌握的能力時,任誰都會感到很慌張。但是這裡我所感受到的臣服,並不是將力量交給別人,反之,更是將力量交回給自己,順從當下的感受,任由生命的安排引領自己前往下一個階段。

試試看下一次有令你難過、生氣、沮喪的事情發生時,接受自己正處於這樣的情緒裡,用心感受那些情緒帶給你什麼樣的感受,你會感受到臣服的力量與勇氣。

經過這件事後,我學會了什麼是「臣服在當下」,並相信每一刻都是最好的安排。


Read more…..
探索工作的意義|離開職場後才明白的事
倒數的日子|抵達終點的力量
自我覺察的練習:從寫日記開始覺察內在情緒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