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生活觀察 生活隨筆

在台北生活|壓抑在胸口上的正義

2020 年 8 月 6 日

在台北生活

每一次搭捷運的時候,若剛好是尖峰時刻,就會看到許多人潮從一側的車廂急忙衝出來要轉乘另一側的車廂,而另一側車廂的人總是用事不干己的樣貌垂死地看著即將湧入的人群,這時候我的心總是很想哭泣,是種被壓抑在胸口上的心痛。

「為什麼他們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漠不關心呢?」
「為什麼他們不能退讓一點空間讓這些人進來車廂呢?」

總是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機,似乎有人進來了他們都不曉得,甚至稍微碰到了他們的肌膚,他們只是微微改變了下巴的高度,冷漠的態度一樣沒變。

好幾次在走路的時候,我也發現一個現象,當有人朝著你走過來,要跨越你、往另一個方向的時候,對方絲毫沒有一刻想停下他的腳步,反而急促地要搶先你、超越你,一點都沒有「讓」的空間。

我從小對人就保持著某種靈敏的距離,因為在我的家鄉,大家的生活空間沒有像台北這麼擁擠,如果是在同樣大小的咖啡廳裡面,一個人可以分得的空間坪數至少可以大個1.5倍吧。人與人之間先禮讓的習慣也比在台北要好得多:如果有兩個人並排在走道上,佔據了大部分的路權,這時若後面有人的話,我會立刻停下腳步、往路的一邊靠,讓後面趕路的人先過,而且不用等到對方靠得很近了才知道後面有人,大概幾步路的範圍就能感應到他人的存在。而這種自然而然的事情從來沒有在台北發生過,有時候也要端看對方的態度。

還有一點,台北的服務非常差。無論是在台北的超商買東西,或是在小吃店、一般餐廳用餐,態度都非常高傲。走進店裡面了、客人要用餐了,怎麼一聲招呼好像都不會說?我曾經分析過原因,因為台北人多,大家都需要吃飯,所以餐廳不需要招呼、餐點也不需要太好吃,還是自動會有人進來的,而且看起來還會以為是好吃的店。可是這不應該是忍讓的理由啊。

於是我發現,這裡的人吃不出什麼是美味,他們的美味是用金錢衡量的;這裡的人不懂得謙讓,他們眼裡的謙讓是做給社會看的;這裡的人不了解服務,因為他們眼中只有自己的需求最重要。

在台北生活,你需要有雪亮的眼睛、懂得判斷是非的思辨能力、不被世俗迷惑的清心寡慾,否則你將被它的醜陋、傲慢、邪惡慢慢吞噬掉原來的自己,生存在這裡將使你變得像一頭野獸。

這就是台北。

台灣人很熱情沒錯,但應該不是在台北。


Read more……
探索工作的意義|離開職場後才明白的事
倒數的日子|抵達終點的力量
自我覺察的練習:從寫日記開始覺察內在情緒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