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自我 旅行生活觀察 生活隨筆

敬在新疆流浪的你,還有2015

2019 年 10 月 27 日

日子慢慢的過去了,卻覺得腳程好快好快,時間是不是用光速在和我們賽跑呢?啊,怎麼一下子就跑到2015了呀。

太過安靜的空間,總讓我覺得生活地有點刺痛,戴上不失真的耳機,高低頻率、輕重音與節拍立刻撫慰了近來有些空泛的日子,音樂的世界總是可以讓我在瞬間抽離,進入另一個有不斷旋轉的霓虹跑馬燈的空間,只想輕鬆地擺頭,腦子裡早已經在和過去的記憶點連結,我根本不是現在那個為了生活拼命在社會上走跳的職場菜鳥。

我在新疆,往北疆的路途上。

我坐在車裡,看著窗外的大草原,草原上有一堆羊低著頭在吃草。人家說:「風吹草低見牛羊。」這句話是真有其意涵:新疆的高山雪水融化後滋養了山下的植物,尤其在夏天會長的特別好,生長茂盛的草把整群羊覆蓋住,加上新疆的風很大,風兒輕輕拂過,小草便低了低頭,於是我們終於瞄得到羊兒們。

隨著車身經過小石子滿地的公路,身體不由自主的顫動著,吹著高原上溫度偏低的風,那是個很好思考的時候。在新疆的車程通常都很長,在地圖上量起來的距離似乎只有幾公分遠,卻已經超越整個台灣的長度,邊疆的交通沒有都市來的方便,但烏魯木齊已經有比台中近期才剛營運的BRT,而且路況平整又順暢,交通運輸的狀況比台灣好太多了。

先撇掉不談,因路途遙遠而享受到的山路時光,最讓我念念不忘。「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一邊看著窗外低頭的羊群,隨著巴奈的歌聲,耳機裡發出的那問句同時問了在場的我們:我與羊兒。我先是逃避了自己,選擇回答羊兒的答案;「你應該只要當好一頭羊就好了,安安靜靜的吃著草,吹著偶爾冷冽但舒服的風,雖然時常低著頭,前方不會有更大的困難了,就這樣和平的生活著。」如果羊兒真那麼單純地過生活的話,就不會有任何憂慮吧!正當陷入羨慕之情中,羊兒卻反敲我一擊,她說她的煩惱就是每天都要吃草。

那我呢?我覺得自己比羊還不如,連吃草的份都沒有,哪裡還有資格替羊發表意見。往北疆的整路上,看著窗外差不多的風景,一直在思考未來是什麼。流浪是浪人們的生命泉源,也是一場存在風險的賭注,因為還在流浪啊,回家之後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做著什麼樣的事呢?根本是未知。會有這樣的懼怕,也許是社會對我們的期待太高,走得越遠,眼界理應越廣,接著順理成章的變成對成功的評分標準之一。我們實在不該以為眼前看到的就是真相,愚蠢的認為自己是羊。

走入中國再回來台灣後,同期的畢業生擔心的是下一步該怎麼走?人生是否因為出走更清晰了?其實這個問題不只有畢業潮才會遇到,在人生的中途更是常客,宏觀的來看,旅行的影響不僅只於當下的抉擇,反而與進入社會後的生活產生了更多樣的共鳴與理解。離開台灣後,我得到了許多旅途中帶來的感動與省思:對大自然產生至高的尊崇,繁多的民族性風情萬種,野外的求生之道……。對未知的世界慢慢瞭解了,目睹人生存在世界上的各種樣態,當作借鏡或追求的目標;也更深刻的明白,流浪不能決定未來的去向,而是從心更認識自己,不停地發問與找到問題點,接著才能做出最喜歡的排列組合,這時候你才有了選擇權,要與不要什麼樣的人生。

旅行的感想或林林總總怎麼不是在當下就產生並即時與人分享呢?對我來說,在日後拿起珍藏的回憶,好好地品嚐一整個夜晚,才是真正深切的思考過並存在。每一瓶紅酒的年份都不同呀,是吧。

原來過去流浪的經驗從未與生活分割,對於我們的人生來說,生活何嘗不是流浪的一種方式呢?

戴上耳機,想回到北疆去了,記得寫信時,時間戳記要正確啊。

敬流浪的人們能在悄然而至的2015,做出目前最喜歡的組合。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