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日誌 旅行生活觀察

我的第一次 沙發衝浪 : 逃走在上海的永福路

2019 年 10 月 27 日

路過那個路口的時候,我並沒有一眼認出。
反而沈浸在楊柳的懷抱中,繼續擁抱上海給我的異國氣氛。

Nick,Nick Marsh。

我以為我會記得那棟老舊的洋式建築、不太靈敏的樓梯照明燈、夢寐以求的溫馨廚房、那道墨西哥料理、一個人的早晨陽台,還有吊掛在牆上的埃及藝術品,以及些許迷人的英國腔……。沒想到我竟然記得了他的名字,包括姓跟名。

他是我來到上海遇見的第一個外國沙發主,在上海教書。一開始他讓我到學校附近找他,畢竟我有一個幾乎是男生也提不太起來的大背包,在上海背著大背包遊走似乎不是太理想,雖說旅行應該不畏體力的折磨,但是我必須承認體力確實會磨掉旅行者的耐心與毅力,為了後續的日子,我還是先養足精力才能繼續上路。Nick與我約在上海圖書館附近的家樂福見面,背著沈重的負擔與收受太陽的強烈恩惠之下,我的心跳更是以接近磨牙強迫症的頻率縮張著。剛好這時候是午休時刻,眼看越來越接近家樂福,映入眼簾的外國臉孔也越來越多,兩顆眼球不停掃描路過的人,可惜腦中的資料庫不夠充足,稍暫停留購物出口,舒緩緊張的氣氛。預備吸第一口氣,「啪」——有人拍了我的肩!轉過身,撇足了氣,「Are you Nick? 」 還好先問候的是這句話,差一點是什麼更糟糕的要獻醜了……。這是我們的初次見面。

Nick也是在我來到上海之前,第一個發邀請給我的人。來中國之前,我讀了一本攝影師兼文字工作者的作家連美恩分享她在歐洲遇到的各種沙發衝浪經驗,而在書中的歷練告訴我們:「千萬要小心獨居的單身男子」!於是,來之前我再三的考慮是否要接受邀請,翻了無數次個人資料與其他沙發客留下的評論,最後我決定接受邀請,心想:反正他是老師嘛!老師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太誇張的事吧!他要怎麼跟學生以及學校交代呢?當時我的心裡是這麼解讀這個「接受」的。

踏入那棟老式建築時,早已對大陸的老與舊司空見慣,也不太要求生活品質了,照明不是很好的樓梯間,黑暗往往讓我對陌生的環境有些懼怕,Nick則用力的踩上階梯,這樣才能使樓梯間的照明亮燈,我不禁懷疑那些照明燈究竟是以感觸發亮還是聲控?巨大聲響加上低亮度的環境,名為恐懼的大浪不停地襲捲而來,徒步爬上六樓後,低沈的英國腔調在整棟大樓迴盪,彷彿整個世界裡只剩下我們兩人,而我只聽得見他的聲音,此時我想起了無人島上的那艘船,但是我是在那棟公寓!直到我看到他的住處,驚豔與華麗才暫時撫慰了一直在胡思亂想的心。

他分享了對於上海的印象,Nick覺得中國人總是很努力的賺錢,卻不懂如何享受生活。的確,我從他身上見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客廳裡擺放著幾個具有藝術感的燈飾,牆上掛些來自埃及的圖畫,超大液晶螢幕以及舒適的專用沙發;一早起床邊聽BBC,邊自己做早餐,坐在窗邊藤編的椅子上吃早餐,還可以享受早晨無毒的日光浴;下班騎單車回家,想運動可以上個瑜伽課或慢跑;晚點洗個澡與朋友在PUB喝點小酒……。把享受融入生活中很難卻也很簡單,相較台灣經常把所謂的享受生活,當成是炫耀他人的工具,這個享受就已經失去它真正的意義了。我好奇地問起牆上的埃及藝術品,原來Nick之前還曾在埃及教書過,但他一點也不喜歡埃及的文化,因為埃及人很懶惰,不過他的目光中卻滿是懷念,也從現在的生活中得到許多滿足,他說:「One day I will be back!」原來在Nick身上還有這段故事,每個人都有你無法預測的過去,那些回憶對他來說或對你來說,都已在此時此刻留下一個美好的感念。往往那些留存在心中的回憶,是驅使自己有一天再回去的動力。

睡在沙發上,一整個晚上眼都沒闔過,滿腦子都是裸露屁股的模樣,耳邊盡是邀請滾床單的話語。不知道是我誤解了他的意思,還是他沒聽懂我說的話,在我準備盥洗的時候,前一秒鐘我才說:「I will take a shower.」Nick突然從沙發上跳起來,走進浴室裡,我就這樣不小心瞥見了裸身的男子。接下來待在屋裡的一分一秒,一刻不得安寧。坐在沙發整理東西時,他不時地看著我並對我微笑,我屏著息並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換句話說就是故作鎮定。夜慢慢的深了,時針已指向11點,我出於好奇地問他:明早不需要上班嗎?他馬上關掉電視,走進自己的房間,心想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Nick突然走過來說:「If you want to sleep on the bed, my door will be opened.」天啊!我可以說他真是不放棄到極點嗎?其實在我一進門時詢問今晚我是否睡沙發,他的回應是:如果你要睡我的床也是可以,「I won’t touch you!」Really?最後那句話真是壓垮驚嚇的一根稻草,整個晚上不停地跟朋友求救,只要撐過今晚,明天早上立刻走人!

獨自走在上海街道上,飄著楊柳的花絮,閑靜的享受著楊柳樹下的涼快,絲毫忘了那個驚魂夜。我認出了那條路、那家酒吧、那些街景,沒想到當真正遇上時,還是會害怕,就算事前給自己建立了多大的心理建設。不論是誰走在那麼美的街上,腦海裡映著的畫面一定是浪漫的愛情故事,而我卻在這裡想起了他。路過那棟公寓時我停了下來,靜靜的注視著什麼都沒變,而我卻成為了路人,然後我笑了。我一點也不討厭他,可是我再也不會回去了。

不管是永福路或是湖南路,那個晚上,我是逃走的。

走過那幾條路,我想起來的,是他。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